跳到主要內容區

 

 

 

                     1

 

 

 

 

 

 文學?這個我來!

 

 

高科大文學獎108年度

「人的一生會遇到兩個人,一個驚艷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 ──張愛玲

那年,我,來到了,她的身邊……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潛藏的一頭凶獸,就像平靜無波的海面下,潛藏著 湧動暗流,這頭凶獸隨時能吞噬一個人。

壹、 序章

故事,具有紓解壓力、將所有煩惱拋諸腦後的好處。這必須歸功於故事擁有著 流暢的文體和幽默詼諧的主題,才能襯托出小說的一席之地。故事,經由說書 人傳承給聆聽者,如此的一代接著一代,使得故事得以存在。昔日,我身為聆 聽者接受外公的沐浴洗禮,今日,我將身為說書人按照外公的遺志,將外公和 友人共同完成的故事,一五一十地闡述,如浴火鳳凰永垂不朽。

女孩的道別很乾淨徹底,從頭也不回關上車門那天開始,每日寤寐之際成了我唯一 能夠看見她的時候。

以前不論我再怎麼挑戰她的底線,女孩都會順從地答應我所有要求,只是現在的她 卻變得很沉默,總留在那個一閉眼,在抵達以前便心心念念無數次的地方。

今天村長和紙肺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了阿傑家門前,當村長正要說話時,紙 肺抬手就往阿傑門板猛敲。

「阿傑,我知道你在裡面。今天就是最後期限了,給我出來——!」

放學後的下午。一回到家,玲玲悄聲關上大門,緩緩脫下鞋子後,在家裡 玄關處站了好一會兒,父母的外出鞋此時都不在。

玲玲走進客廳,慢慢地環顧家中四周,客廳的擺設一如往常,右牆壁上掛 著她去年全國英語演講冠軍的獎牌,隔沒幾公分處,又掛上了她榮獲全國傑出 青年的獎狀。

遇見地方俠女——我與惠珠姐的碰面

楔子

        高雄入秋後的第一場雨,從早上到下午,雨勢從柳絮因風起到灑鹽差可 擬,屈身前往九曲堂。九曲堂啊,好似是大學時期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同學 的家鄉,起點台東的莒光號或自強號會經過此地,當初我跟同學說「好羨慕 喔,不用換車耶」,她只回我,「呵呵,但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但想不到的是, 過了四年後,我會因一位擁有如菅芒花生命力的女性而想到這地方。

一樽烈酒是說不盡的

那般赤壁下如畫江山

大江東去

浪滔帶去的是那千古豪傑帶不去的風流,

當年營壘已被那周郎佔去

陡峭的石壁勾起那驚濤

激起了如雪烽火......

手上拿著秧苗

彎著腰站在田中央的那個人

無數次來回穿梭在田埂之間

像畫家似的闊達

有時隨意潑灑

有時行列分明的描繪

一幅幅的畫作

在長滿厚繭的雙手中形成

日復一日的辛勤

一片的金黃

逐漸吞噬了美麗的作品

生與死

對我而言 是同一件事

我的誕生

等於

另一條生命的 殞落

紗網殘落的 
沒有帶上 風吹 
搖搖晃晃 可以  
敞開緊閉 還算是可以 
進退自如 
 
雨 
我們的用淚裁剪領地 
喀擦喀嚓 剪出了自由之形 
總要回去的 
我們又用淚縫合領地 
一裁一縫 早已不成人形
於是你給了場戰敗的暴風雨 
歪七扭八的縫線 雨滴成長長流水 
三十年間 家換了主 換來了星移